原标题:虚拟人:这项拥有10年好莱坞背书的技术,或许正是改变中国影视剧的关键

特效大片撑起了全球电影市场的票房,然而背后的特效制作公司却面临生存维艰的尴尬境地。由詹姆斯卡梅隆在1993年一手创办的特效制作公司数字王国,也正在谋求新的出路。

事实上,虚拟人技术早已在好莱坞备受推崇,曾先后被应用于《返老还童》(2008)、《美女与野兽》(2017)、《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008)等多部卖座电影。关于来自好莱坞的力量如何与中国影视剧的未来发展相融合,谢安表示:“这项技术或许正是改变的关键”。

  再过两天,5月6日至10日,离世二十二年的歌手邓丽君将会重生在台北的舞台。这场名为《今日君再来,虚拟人邓丽君奇幻音乐
SHOW》,将通过整合面部捕捉、动作捕捉以及顶级特效技术,以蝴蝶为意向,串联主题发展,辅以舞台设计与同台演员演出,出演一场邓丽君美丽重生的故事。
  
  而这场复活邓丽君演出背后的主力,是一家名为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的公司。
  
  这家由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在1993年一手创办的特效公司,曾参与制作《泰坦尼克号》、《返老还童》、《死侍:不死现身》、《加勒比海盗》系列、《变形金刚》系列等著名影片,在好莱坞的知名度一度仅次于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Magic)。
  
  虚拟人技术拆分为独立的商业模式
  
  在2008年的时候,数字王国就将虚拟人技术应用于电影《返老还童》(又名《本杰明巴顿奇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2008)中了。数字王国 CEO
谢安在接受钛媒体记者专访时说,《返老还童》男主角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从衰老走向年轻的过程,通过虚拟人技术细腻呈现,其中80%左右的布拉德皮特是由虚拟人技术制作出来。
  
  一般而言,在好莱坞,知名的特效公司都有自己的专业技术门槛和各自擅长的领域,不过,这一般都是应用在电影制作中。在电影领域,一般行业的利润达20%至25%,但是特效行业的利润只有5%左右。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特效公司如何利用自家专长来扭转不利局面?面对着拥有二十年的制作技术、庞大的片库和丰富的制作经验,还拿下数座奥斯卡奖的数字王国,当时初上任公司
CEO 的谢安觉得,这么好资质的公司,只做电影太可惜了。
  
  我那时候年纪比较轻,新官上任三把火,非常想要做给大家看,接任这个公司,开拓全新的市场。资料显示,谢安于2013年加入数字王国为执行副总裁。1984年出生的谢安,担任数字王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时,刚好30岁。
  
    数字王国 CEO 谢安  
  当时的谢安有很大的野心,一度召来所有主管,还思考能否把技术切到做游戏,甚至自己拍电影、电视剧或者原创
IP 。
  
  然而,这对于已经专注于二十几年的特效制作的数字王国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谢安发现,一个公司要换一个领域太难了,这简直像愚公移山,现在回想起来太天真。
  
  直到有一天,一个主管提醒了他,公司这么多资源里,最适合拿来单做的就是虚拟人。
  
  启发来自于2012年美国一个叫 Coachella
的摇滚音乐节上。当时,数字王国利用全息投影技术(Holography),以没有任何预警的方式,复活了已经去世了近二十年的美国著名饶舌歌手
Tupac Shakur,引爆全场观众惊叫大哭。
  
  数字王国将这项业务称之为虚拟人技术,并且拆分为独立的商业模式,作为公司发展的下一个方向。所谓虚拟人技术,主要是利用全息影像和电脑成像(CGI)技术,并通过特效师,分成头发、肌肉、皮肤、身体动作等,和灯光等部门配合完成。
  
  谢安告诉钛媒体记者,这项技术目前只有数字王国可以做到,不仅仅是《返老还童》,《速度与激情
7 》(2015)中,保罗沃克(Paul
Walker)也借助数字王国虚拟人技术在大荧幕复活,与影迷完成最后道别。
  
  2013年,谢安决定让虚拟人技术在华人乐坛得以实践。在周杰伦台北小巨蛋《2013魔天伦世界巡回演唱会》中,邓丽君与周杰伦跨时空对唱了3分30秒,不仅演绎了她的经典曲目《你怎么说》,还为周杰伦的《红尘客栈》和《千里之外》献声。
  
 
  两代音乐人跨时空对唱
  
  数字王国还成立了专门的虚拟人经纪公司,目前已经与邓丽君和梅艳芳家属签署了虚拟肖像权。当然,签下来明星,不仅只想做演唱会,在其3月20日发布的2016年业绩公告中,数字王国还披露,目前正在商讨以邓丽君形象的剧情电影、电视节目和综艺节目。
  
  如果可以把虚拟人技术跟全息系统、全息影像结合在一起,以后蜡像馆可能会消失,变成虚拟人的世界来临。谢安说。
  
  粉丝经济能成为VR商业化的救命稻草吗?
  
  除了虚拟人技术,谢安告诉钛媒体,VR
是数字王国另一个重点努力的方向。在公司去年提交的年报中,虚拟实境及360度视频制作已经成为仅次于视觉特效制作的第二大业务板块。
  
  为此,数字王国已经因为VR产业布局投入了近1.8亿美金。其中,主要是收购了一批
VR 相关的公司和专利,其中包括行业领先的 Immersive 公司和 Micoy 公司。
  
  在今年4月底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 NAB SHOW(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roadcasters)中,数字王国发布了 VR
内容端到端组合解决方案,主要涵盖创意、制作和发行等环节。
  
  数字王国这套解决方案,主要以视觉特效为基础,整合硬件、软件和云服务,包含360度摄像机,直播技术,后期制作整合方案,以及基于云端的VR发行平台。除此之外,数字王国还在北美市场推出了
VR 内容的数字王国 App。除了数字王国原创的VR内容,App
还接受其他平台的内容投放。
  
  利用平台战略,推出以上解决方案,谢安坦言,一定程度上和去年12月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VR直播的痛点相关。
  
  这场王菲天价复出的演唱会,只举办仅此一场,曾经一度因线下场馆票定价过高,一票难求,而被娱乐圈纪委书记王思聪这场谁买谁是脑残粉的吐槽推至舆论风口浪尖。
  
  直播演唱会可以满足部分粉丝不能亲临现场的遗憾。数字王国想利用技术,使粉丝的感受更真实。数字王国演唱会当日进驻现场,运用其高清360度
VR 摄像机 Kronos 及 Zeus
作全景拍摄,加入视觉特效,通过腾讯视频,以及微鲸 VR 手机客户端实现 VR
直播演唱会。
  
  不过,现阶段的体验实现方式,以王菲场演唱会的效果看来,似乎不尽如人意。有粉丝评论称,一开始好奇效果如何,但是看完以后感觉花
30 元买 VR,挺不值的。
  
  数字王国对于粉丝的抱怨其实颇为委屈,认为这是非战之罪。在谢安看来,消费者觉得不好,不是我们做的不好,有些不同的分发渠道,没有足够的技术来支持这个内容,在这一刻想说差那么一步了,我们就可以自己把它做到。
  
  虽然这次 VR
直播试水在效果呈现上还有一定阻碍,但是谢安却收获了适合数字王国VR商业化的模式VR
影视是一定要走付费化和会员化这条路线的。
  
  做粉丝经济的 VR
直播,其实很大程度是数字王国对于中国市场的考量。谢安分析,如果早些年大陆影迷对于特效大片还有着极度崇拜的思想,近几年这种情况已经得到了改变。
  
  他们还曾就大陆市场对于 VR
内容的偏好做过调研。与北美观众偏好世界末日和钢铁侠这类宏大叙事的视觉场景不同,令谢安意外的是,在国内,排名第一的需求竟然是与自己的偶像壁咚。对于鹿晗和杨洋等流量小生的粉丝而言,能够沉浸式地体验自家爱豆的生活饮食起居,是他们最期待的事情。
  
  而今尽管直播当日视频平台并未公布最终参与直播的人数,但是根据数字王国的2016年业绩公告提到,这场演唱会全球10万名观众付费观看了此次体验,如果按人均30元的票价来算,300万的门票收入,除去各方分成,拿到手的钱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背后是好莱坞特效公司面临的窘境
  
  在近几年,垄断全球票房市场的,基本上都是好莱坞特效大片。不过,一面是特效大片在票房市场呼风唤雨,另面一则是特效公司面临着生存窘境。
  
  今年4月26日,数字王国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在2016年期间,数字王国收入为7.6亿港元,亏损近5亿港元。而分析数字王国盈利构成,钛媒体记者发现,高投入低利润的视觉特效制作为6.1亿港元,仍旧是占绝大部分,达80%,而且主要收入来自北美市场。
  
  实际上,入不敷出一直是诸多特效公司困扰的问题。2013年,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2012)风光无限捧走了4座奥斯卡小金人的同时,为他承接特效制作的
Rhythm Hues Studios
却濒临破产。而且,在奥斯卡颁奖当天,即便是该影片拿了最佳视觉效果奖,
Rhythm Hues Studios
公司近500名特效制作人员在奥斯卡颁奖典礼场外发出了抗议,原因是公司无预警申请了破产与裁员。  
  
  相似的剧情也曾在数字王国身上上演。2012年,因为财务问题,数字王国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2012年9月,小马奔腾一度成功收购数字王国。不过,到了2013年,数字王国被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斥资3.92亿港元收购小马奔腾美国公司拥有的70%的股权。
  
  虽然几经转手,数字王国的股份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们面对的行业现状并没有改变,高额的制作成本和有限的收益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解决。
  
  由于美国特效电影制作周期长,加上高昂的劳动成本,在2003年至2013年十年期间,好莱坞甚至出现了一波特效公司倒闭潮,大大小小三十几家特效公司关了门。
  
  在去年,不仅仅是中国票房市场增长遭遇滑铁卢,全球票房的表现也不惊艳。根据3月22日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发布的《2016年电影市场统计报告》显示,去年全球电影票房总收入增长放缓,仅为0.5%,而这还是在这一年全球银幕数增长了8%的情况下。
  
  虽然北美票房创了历史新高达到114亿美元,但是 MPAA
分析增长的来源主要是在2016年北美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了1%。然而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等地区,去年总票房则下降2%,拉美地区更是大幅下滑18%。
  
  尽管一般大片背后的特效制作公司不参与影片票房分账,但是,依靠特效大片撑起电影票房却呈现低迷的增长势头,对视觉特效行业而言,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现如今,一部要求高的大片一个镜头都是几家公司合作完成,这也要求各家公司拥有相通的软件和技术。这样的技术普及化,让美国特效公司早已不占优势。而近些年,日韩和新西兰等新兴特效工厂的兴起,以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使得美国特效公司过去高枕无忧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如何开辟出新的出路扭转局面,正是像数字王国这样的特效制作公司必须解决的问题。(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  

虚拟人,用科技让中国影视剧的想象落地

8月22日,数字王国在京召开题为“绿洲”的年度战略发布会,并于会上宣布其大中华区业务在视觉特效、虚拟现实、虚拟人、原创IP四大领域的开拓部署。“绿洲”源于上半年获得优异市场口碑的电影《头号玩家》,数字王国曾为该片提供视觉预演、虚拟制作、动作捕捉以及视觉特效制作服务。片中,斯皮尔伯格构建了疯狂又炸裂的虚拟世界——“绿洲”,而“绿洲”所呈现的虚拟场景、内容和技术、数字替身等前沿科技元素,恰好与数字王国的愿景不谋而合。

技术革新和审美进阶影响着大众欣赏影视作品的方式,当结合“科技”与“娱乐”的“绿洲”悄然进入中国影视产业,“绿洲”的核心之一虚拟人——这项拥有10年好莱坞背书的技术,或许正是改变本土作品的关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

“创造”,顾名思义指创造类似初音未来等根本不存在的虚拟IP。《返老还童》里逆生长的布拉德·皮特,《美女与野兽》中的野兽王子以及《复联3》刷满存在感的反派灭霸均由数字王国通过虚拟人技术“创造”而来。

虚拟人技术结合全息投影技术和电脑成像(CGI)技术,通过动作捕捉和实时建模形成物体的真实三维图像。据谢安介绍,数字王国围绕虚拟人技术的应用和探索主要集中于在世、传奇、创造三个层面。

2018年至今,中国影视行业经历了不同以往的产业升级。来自国家电影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共计报收票房320亿,超过去年同期272亿的成绩约48亿元,创造了新的票房纪录;在中国电影市场持续扩容的情况下,本土头部影片单片投资成本已接近好莱坞水准;随着中国电影工业化体系逐渐形成,视效制作需求不断增长。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