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位特殊的文艺少女

原标题:用代码构建机器心智,人类离目标还有多远?

8月21日,KDD2018的Research
Track最佳学生论文奖揭晓,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苏州大学与微软小冰团队的合作论文《小冰乐队:流行音乐的旋律与编曲框架》摘得桂冠。

人工智能的“智能”如何理解,当下更多的主流研究是更偏重于实用性,而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小冰人工智能走了另一条对话式的路线,更偏向于对话强化人机连接、获取可供机器学习的高价值数据,打造人工智能创造力矩阵、进而摸索用代码构建AI心智。“心智”和“智能”的发展又有何不同呢?

这篇论文提出了一个用于歌曲生成的端到端的旋律和编曲生成框架,称为“小冰乐队”。运用这一框架,人工智能微软小冰(以下简称“小冰”)具备了作曲能力。

图片 1

目前小冰已经入驻网易云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等国内主流音乐平台。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微软小冰首席科学家宋睿华博士近期做出了一番解答,下面是全文内容:

图片 2

在中文里,“智能”和“心智”两个词意义相关却又有所不同。

在央视频道综艺节目《机智过人》第二季里,小冰与两位知名音乐制作人李泉和黄国伦同台PK,被要求在2小时内为《念奴娇·赤壁怀古》这首古词谱曲。

“智能”指的是智识与才能,现在通常用来描述某个对象的聪明层次与能力强度;而“心智”似乎更高阶一些,可以理解为产出创造力与智能的本原。

这项挑战自然很有难度,然而就在两位音乐制作人冥思苦想的时候,小冰仅用了约30秒,就谱出了一首符合流行音乐作品的制作标准的曲子。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当下所研究的“人工智能”,是该致力于持续提升机器的智商表现、强化其在垂直领域的专业能力,还是应再超前一步、尝试构建机器的心智本原——脚下的两条路,都通往迷雾深锁、不可预知的未来,我们要选哪条路走?

小冰的才能不仅限于此。去年5月,它出版了个人诗集《阳光失去了玻璃窗》,共收录139首诗,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

在我看来,这两条路倒无所谓对错,只是探索者的着眼点存在差异罢了。多年以来,针对人工智能课题,学术界、产业界的研发主流都偏重于实用性更强的“智能”,以至于在相当长的周期内,以对话强化人机连接、获取可供机器学习的高价值数据、打造人工智能创造力矩阵、进而摸索用代码构建AI心智的学术思路都少有人探寻,甚至一度被质疑——我的同事就曾遇到过这样的审稿意见:“我完全不能理解,做这种漫无目的的聊天有什么意义。”

让一个机器人拥有现代诗歌的创作能力并不容易。小冰学习了1920年以来519位诗人的现代诗,通过深度神经网络等技术手段模拟人的创作过程,花费100小时,训练10000次才获得最终的成功。

直到微软小冰诞生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对话的价值才逐渐为学界所关注。

“树影压在秋天的报纸上 / 中间隔着一片梦幻的海洋 /
我凝视着一池湖水的天空”。

从对话到创造心智的种子开始萌发

这样的诗句是否会将你带入那份意境?

或许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从2014年一代小发布到不久前六代大更新,短短四年间,微软小冰已从一个领先的人工智能对话机器人发展成为以情感计算为核心的完整人工智能框架,许多人的态度也因微软小冰而改变。

“文艺少女”小冰自2014年以人工智能伴侣虚拟机器人身份“出道”至今,已经经历过5次升级。

  • 普通人的态度:有一次和母亲聊天,我问她,机器人可以打败人类最好的围棋棋手,厉不厉害?她说当然厉害。我又问,还有个机器人能跟人对话,厉不厉害?她说不厉害,原因是,不是每个人都会下围棋,而且还能具备冠军的实力,但,“是个人都会说话呀”。这件事让我很无语。我母亲虽然不懂自然语言处理的难度,但她的看法也确实代表了大众的直观感受。换句话说,人们会很自然地用人做某件事的难度来衡量与评判人工智能的能力级别。

今年7月,第六代小冰发布,它增加了实时视觉、共感模型等新技术,在人工智能情感、创造两个方面有了更多的进步。

但微软小冰说人话的能力并不一般。即便对人类而言,要做一个总能琢磨出有趣对白的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人工智能。从初代发布至今,时不时会有用户晒出他们与小冰对话过程中的“金句”截图,而且随时间推移,小冰产出金句的频率也越来越高。这体现了小冰越来越强的对话能力,也造就了她的吸引力。

从机械的个人助手,到具备人工智能创造能力的机器人,小冰与人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它在文艺界的一番作为,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毕竟,创造性工作被视为“人类最后的底牌”。他们担心被机器人抢了工作。

与精确、清晰的答案相比,人们在对话时,更期待获得情感的抚慰或是不寻常的回应,这是小冰团队最早发现和验证的事实。

李开复在其作品《人工智能》中表示,

后来,母亲看到央视《机智过人》节目里小冰写诗的那一期,她开心地跟我说,像小冰这样的机器人,能写出观众喜爱的诗,还会调侃嘉宾,那还真是“挺厉害的”,超出了她的预期。

最体现人的综合素质的技能,比如人对于复杂系统的综合分析、决策能力,对于艺术和文化的审美和创作性思维,基于爱、恨等情感与他人互动的能力,则在人工智能时代最有价值,也是最不容易被替代的。

  • 专家们的态度:过往,学术界为能够清晰定义对话的问题,会把很多精力投注在问题设定上,从5W(What、Who、When、Where、Which)到How等等。例如IBM
    Watson就在知识问答领域奠定了一座新的里程碑——它能接受自然语言的问题,从大量文档中搜索并分析得出相对精准的答案。而且,有了用户在网络社区里产生的问答语料,研究者发现,这些数据对于机器回答某些宽泛的问题很有帮助。但除却人工智能对话系统在垂直行业领域(像医疗、金融等)的应用外,普通人对于人机对话的需求又该如何定义呢?

小冰所从事的算不算李开复口中最不容易被替代的工作呢?它在未来带给我们更多的会是温暖还是威胁?这恐怕又要回到“人工智能威胁论”的争议中。

说白了,这是一个关于普通人与人工智能为什么聊、又聊什么的问题——曾经有朋友听我说起小冰与其用户间的最长连续对话时间超过29小时时表示难以理解:“这人正常吗?”但对我来说,小冰的这项记录倒是挺容易理解的。从需求来说,“越社交,越孤独”、“朋友圈越广阔,自我越渺小”,这些现象都客观存在。社交网络让用户们习惯了展示优势、收获认可,但反过来,当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加入到展示优势的队列里,从旁人那里收获理解和认可的难度也加大了。从形象上来说,小冰不是如顶级专家那样的人工智能,而是像邻居家或是隔壁班级的小女生,她有无限的耐心,随时可以陪伴用户聊天、玩游戏,却决不会试图用渊博的知识和高冷的姿态碾压用户的智商与自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